诸天冥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财动人心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  出征东瀛的大军没有辜负赵空的期望,两个月时间不但覆灭了邪马台国,更将匆匆组织起来的倭国联军一战而破。
  五万倭人一万战死,三万被俘,整个九州岛上的反抗势力,顷刻间土崩瓦解。
  这个时代的东瀛,地域更加辽阔的本州岛,文明发展反而不如九州岛。
  所以即便连年征战,仅有中原一郡之地的九州岛,依然有超过两百万的倭人。
  黄巾军作为外来者,想要直接统治这两百多万人显然不现实,赵空也不可能把大军长期丢在东瀛。
  所以在见了被俘的几位倭人首领后,赵空还是决定采用倭人治倭的策略。
  随后一连册封了三十多位倭人首领,划分的地盘又犬牙交错,使得九州岛更加不得安宁。
  送走册封的倭国首领,暂时给赵空当秘书的荀湛,有些疑惑的向他问道:“城主为何这么在意那倭国?”
  赵空笑了笑没解释,而是拿起一张将日韩、台岛、中原东部囊括在内的地图,随手递给身旁的荀湛。
  铺开地图看了一会儿,荀湛蹙着眉头说道:
  “倭国四岛的面积确实不小,但出征的将士也说了,那里连年爆发天灾,土地也相对贫瘠,没有多少占领的价值吧?”
  倭国有大量黄金白银的事情,仅仅黄巾军核心层知道,荀湛加入台岛的时间还不长,自然没人会告诉他这一点。
  赵空莫名一笑,指了指本州岛南部说道:
  “这里有数座巨型铜山,一旦开采出来,比之整个中原所有铜钱加起来,都还要多出数十倍。而且开采难度也不算大,你觉得倭国该不该控制?”
  “嘶!”
  荀湛倒抽了一口凉气,本来他的眼皮子也没那么浅,但赵空说出的数量实在是太吓人,由不得他继续保持镇定。
  重新拿起地图仔细比划了一阵,荀湛又摇了摇头说道:
  “铜山虽好,但需要大量人手去开采,即使可以从当地抓奴隶,但监工和保矿的人也不能太少。”
  “以我们现在的人口,根本不可能分出那么多人,否则会影响到台岛的整体发展。”
  这个时代挖矿可没有现代机械辅助,不仅需要大量矿奴进矿洞赌命,更需要人数相仿佛的监管人员。
  没有足够的武力弹压,矿奴造反几乎是必然的事情。
  尤其是价值巨大的铜矿,因为利益过大的缘故,很可能引起周围势力的觊觎,所以必须要有一只靠谱的护矿军。
  因此荀湛嘴上替赵空担忧,心里却在期待对方向他求援。
  台岛五十万人口确实少了些,而中原明面上就有五千多万人,藏匿的黑户更是难以统计,随便扒拉一下都能拉出几十万流民。
  赵空要是向荀氏求助,以颍川荀氏的实力,轻而易举的就能组织数万人东渡。
  虽然在海运上依然受赵空控制,但话语权绝对会大幅度上升,共同瓜分利益也就成了必然。
  赵空随意的瞟了荀湛一眼,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  这个世界因为特殊的境况,导致武将们肉身极端强悍,文臣谋士的精神力异常雄厚。
  类似荀湛这样的一流谋士,赵空要是不强行破开他的识海防护,还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  不过经历过多个世界的赵空,可不是陈败那样的莽汉,荀湛的那点心思,赵空猜也能猜出大半。
  只是拉世家下水,本来就是赵空的目的之一,让他们见识到海外的富饶,对于掌握海权的赵空来说,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。
  “那友若觉得我该怎么办?”赵空顺着荀湛的话轻声询问,仿佛一点都看不出对方的想法。
  荀湛迟疑了片刻说道:“城主之前说只要荀氏拿出足够的代价,就可以交换一座琉球大岛。”
  “湛可以给族中去信,让他们组织数万青壮,由城主运去东瀛,如此便可以解决铜矿的安全问题。”
  “不知这样的代价,能不能让城主满意?”
  赵空先是点了点头,紧接着又摇了摇头,在荀湛不解的眼神中答道:
  “这些青壮确实可以当做筹码,但想要交换那三座大岛还有些不够。”
  “这样吧,你那宝贝弟弟荀文若我也不强求了,就将荀公达和他们那一支族人迁来台岛吧。”
  “除了琉球三岛中最大的那座岛划给荀氏,新竹附近我也会再划出两万亩良田,给公达安置族人。”
  关于迁什么人来台岛,荀湛之前和赵空也有过交流。
  想要讨价还价的赵空自然是狮子大开口,让他们主脉分一半人过来,其中还得有荀彧这位“王佐之才”。
  这个条件荀湛不用去信询问,也知族内的老家伙们不可能答应。
  他那弟弟可是荀氏这一代的领军人物,怎么也不会投靠陈败这位黄巾渠帅,所以荀湛只好暂时搁下这件事。
  此刻见赵空退了一步,虽然索要之人依旧是族内看好的后辈,但荀湛却觉得有了操作的可能。
  荀攸这人虽然才学出众,但木讷不善言辞,为人处世的水平也很一般,在荀氏内部的分量相对较轻。
  而且荀攸所在的那支族人,出众的人才并不多,除了荀攸以外,也就三四个百里之才。
  其他人虽然读过书,但根据族内评估,充其量也就做个县吏而已,这样的人在荀氏内部要多少有多少,因此族内八成不会反对这趣÷阁交易。
  只是这趣÷阁交易一旦达成,自己也得正式投入赵空麾下,这和他往日的志向背道而驰,实在是让荀湛有些唏嘘。
  荀湛的书信很快到颍川,信中将他的经历,以及见到的海外情形都做了详细描述。
  特别是东瀛的足尾铜山,以及许诺给荀氏的大岛,在荀氏内部几乎炸开锅来。
  相对于荀湛这个小辈,荀爽、荀绲等真正掌控家族的老一辈,更清楚乱世的到来已经不可阻挡。
  经过黄巾之乱后,各地世家的私人部曲越发壮大,拥兵自重的将领也越来越多。
  朝廷政令一旦出了洛阳,几乎就失去效果,符合当地世家利益的才会执行,否则和废纸毫无区别。
  荀氏本身没有争霸的心思,固然可以分散投资以保家族,但未来的局势谁也说不准。
  目光长远的人在意海外的相对安全,而目光短浅之辈,在听闻东瀛有不少巨型铜山,都恨不得立刻组建船队,去把那些铜山抢占下来。
  所以荀湛的提议,很快就在荀氏内部通过。
  但具体怎么执行,还得由老一辈去台岛、琉球、东瀛等地转一圈,才能真正敲定下来。
  不过这个时候与黄巾军合作,还是有些太敏感,容易引来朝廷的敌视。
  荀氏为了减少暴露后受到的抨击,开始在朝中给赵空造势,尽可能洗刷他身上的黄巾印记,这一点倒是和赵空不谋而合。
  可惜颍川荀氏这样的大家族,即便教育得再用心,内部族人也一样良莠不齐。
  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,荀氏将要与黄巾渠帅陈败联手,共同开发东瀛铜山的消息,很快就传了出去,引起天下一片哗然。
  好在以颍川荀氏的底蕴和声望,无凭无据的情况下,当地官府也不可能上门拿人,但暗中的风波却不断酝酿。
  洛阳皇宫,汉帝刘宏正在观看歌姬表演。
  最近随着张角三兄弟逐个身死,他这个皇帝也终于安下心来,重新恢复旧日习性,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女人身上。
  这时中常侍张让忽然走了进来,笑着向他报喜道:“陛下,大喜,天大的喜事啊。”
  刘宏知道他这位让父的性格,若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情,张让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打搅他。
  挥了挥手让歌姬们下去,刘宏有些疑惑的向张让问道:“喜从何来?”
  张让满脸喜色的说道:“陛下,奴婢得到消息,逃往海外的丹阳黄巾渠帅陈败,居然在大海深处找到一座巨岛,岛上虽然土地贫瘠,但却有数座巨大铜山!”
  刘宏听张让说到铜山,顿时满面红光的坐了起来,急切的问道:“让父,那些铜山距离大汉有多远?”
  张让笑着答道:“那座巨岛被陈败命名为东瀛,距离徐州约有一千多里,据说海船十天就能行个来回。”
  刘宏闻言先是哈哈大笑,可没过多久又皱起了眉头:
  “我听说出海的船只十沉其九,想要送人过去挖矿,再将铜钱给运回来,恐怕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吧?”
  刘宏此人虽然贪财好色,但并不是没有常识的深宫皇帝,自然知道出海的风险有多大。
  张让笑着解释道:“陛下,本来此事确实麻烦,但那黄巾陈败善于造船,手下足有数百条能在海中横行无忌的大船,这几个月里多次前往东瀛,也没出过任何意外。”
  刘宏疑惑的看向张让,有些不悦的问道:“可那船只在黄巾贼的手中,难道他们还能献给朕不成?”
  见刘宏有些不耐烦了,张让赶忙将赵空人手不够,与荀氏合作的事情解释了一番,说得刘宏眼中异彩涟涟。
  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荀氏这是与黄巾贼勾连,共同谋取朕的钱财啊!”刘宏猛拍桌子厉声指责。
  知道刘宏性格的张让,连忙应和道:“陛下说得没错,这帮世家历来都是国之大贼,荀氏平日里伪装成一幅忠君爱国的模样,背地里也一样勾结黄巾,图谋不轨。”
  刘宏眯着眼睛问道:“让父有荀氏勾结黄巾的确切证据吗?”
  张让摇了摇头说道:“荀爽那老狐狸做事非常谨慎,唯一一封书信当场就给烧了,单凭线人空口白话,对于荀氏来说根本不算证据。”
  刘宏惋惜的叹了口气道:“可惜了,否则能借机收拾掉荀氏,敲打这些越来越放肆的世家,才算是真正的大喜。”
  见刘宏有点意兴阑珊,张让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:
  “陛下,我们虽然不能借此收拾荀氏,但却可以坏了他们的好事。”
  “到时候那陈败无可奈何之际,只能向陛下妥协,这样东瀛的那些铜山,早晚会成为陛下的囊中之物!”
  刘宏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就依让父所言,让沿海州郡注意审查,务必阻止大规模人口出海。”
  大汉的海岸线太长,刘宏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完全防住。
  但数百上千人行动,肯定会留下痕迹,上万人的话就更没法遮掩了,只要地方仔细巡查,即便分散了也很难隐藏住。
  正常情况下,沿海各郡对朝廷的旨意基本是阳奉阴违。
  但随着东瀛铜山的消息越传越夸张,本来就不富庶沿海各郡,顿时眼红心热,个个想要乘机大发一趣÷阁,对外来人口严防死守起来。
  最终荀氏仅仅迁出一百多位族人,以及不到两千的仆役,就不敢继续动作了,生怕被朝廷抓到证据,让荀氏数百年清誉毁于一旦。
  没了荀氏在中原协助,台岛扩充人口的计划也被打断,赵空自然不甘就此认账。
  “刘宏这是在作死呐,西面羌族联军肆掠凉州,随时可能杀入三辅地区。”
  “南面数十股起义军此起彼伏,益州官员被杀了一批又一批。”
  “北面鲜卑和乌桓连年扣边,南匈奴也越来越不安分,动不动就南下劫掠。”
  “现在居然还要在东面招惹我们,真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了?”
  赵空召集起麾下的文臣武将,一起商议怎么应对朝廷的举动。
  “渠帅,听说青州又有弟兄揭竿而起了,我们不如从海上支援他们,让朝廷知道招惹我们的代价!”
  已经返回台岛的吴旭,第一个站起来说道。
  东瀛的几场仗吴旭打得都很漂亮,现在是信心满满,很想趁机打回中原。
  赵空点了点头说道:“文和,回头你派人去联系一下青州黄巾,要是那位张渠帅有意,就让他率军向东,拿下沿海的东莱郡,日后不管粮草还是军备,我们都可以支援他们一部分。”
  说到这赵空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同为黄巾军我们可以支援一时,但想要长期拿到钱粮,就必须用人口来交易,具体交易方式文和你斟酌一下,可以适当宽松些。”
  “是,主公。”
  贾诩面色平静的应道,若不是他开口说话,旁人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。
  自从投入赵空麾下,贾诩就接手了赵空亲手组建的情报系统——锦衣卫。
  虽然锦衣卫目前规模还不算大,但那一百多名被赵空亲自洗脑,又传授了匿息藏形秘术的探子,就让贾诩觉得这个组织大有可为。
  而且相对于当风光万丈的军师,贾诩还是更喜欢缩在赵空的阴影里。
  这样既能发挥出自己的才能,又可以最大程度保全自身,简直是贾诩最期待的状态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